——记淄博市张店保安服务公司驻市妇幼保健医院保安分队长廉光民


 

2月3日下午,淄博市张店保安服务公司驻淄博市妇幼保健医院(东院区)保安分队分队长廉光民,在淄博市妇幼保健医院工作期间,突感身体不适,确诊为急性心肌梗死,经抢救无效,于2月3日下午5点30分因公殉职。

他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52岁。

廉光民,1968年3月11日生,淄川区岭子镇龙泉村人,自1月22日至2月3日,廉光民已经连续13天战斗在疫情防控一线。

疫情发生后,公安机关迅速组织各级保安力量开展疫情防控联防联控工作,整个张店区共有3300多名保安队员身处抗“疫”前线,从医院到车站、从商超到学校,几乎所有公共场所都有保安队员的身影,他们已然成为淄博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一道屏障。

因公殉职的廉光民,只是奋战在抗“疫”一线无数英雄中的一员。

 

 

廉光民生前照片(右二)

 

女儿的心愿被摆在了父亲手机购物车的最顶端,承诺等疫情过后帮女儿兑现

 

没能兑现的“古风鞋”

2月3日傍晚,疫情影响下的大街小巷略显空旷,偶尔掠过的车辆和行人填充不了淄博中心城区的繁华。

在张店区柳泉路上,15岁的廉伟艺将身下的自行车骑得飞快,眼角的泪水被车速带起的风,远远地抛在了身后。

几分钟前,这个15岁的女孩刚刚接到了母亲打来的电话,让她尽快赶往医院。虽然电话中母亲并未交代父亲的具体病情,但从母亲急促慌乱的语气中廉伟艺隐约感到,这一次父亲可能病的不轻。

父女连心。

从城西新村到淄博市中心医院(东院区),数公里的路程廉伟艺仅用了十几分钟。

她将自行车扔在了医院急诊科的门外,没来得及锁,便一头扎进了急救病房,她怕自己赶不上。

“父亲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脸和双手紫得厉害,已经没了呼吸。”

急性心肌梗死。

廉伟艺甚至无暇顾及早已哭成泪人的母亲,只是趴在床边反复大声地喊着“爸爸”,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一直对自己疼爱有加的父亲就这么走了,还走得如此突然。

 

 

15岁的廉伟艺在为母亲擦拭泪水

 

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

手机微信的对话框里,廉伟艺与父亲之间最后的“秘密”是一双“古风鞋”,她喜欢这双鞋很久了,父亲原本答应帮她从网上买,留待新学期开学时穿,但因受疫情影响,快递多已停运,父亲承诺她“等到能发货的时候再买”,她相信父亲,因为父亲的每一次承诺都能兑现。

女儿想要一双“古风鞋”的心愿被摆在了父亲廉光民手机购物车的最顶端,承诺等疫情过后帮女儿兑现。

 

 

女儿想要一双“古风鞋”的心愿被摆在了父亲廉光民手机购物车的最顶端,承诺等疫情过后帮女儿兑现。

 

单独下单29.9元,拼单17元。

在父亲的手机里,这双“古风鞋”被摆在购物车最顶端的位置,低廉的价格折射出眼前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在生活上的节俭。

“虽然父亲是一名保安,但我不觉得自己在生活上有什么苦,和其他同学一样,我也有新衣服穿,也有父亲偷偷给买的零食,父亲疼我、爱我,我不在乎他有多大的本事,只希望他没有离开。”

父亲对女儿的爱源自心中的挂念,与价格无关。

 

对于这个特殊的双下岗职工家庭而言,回迁新居是他们全家人的希望

 

未能回迁新居的遗憾

自丈夫离开后,妻子孙冬梅做得最多的是翻看手机中的通话记录,她与丈夫最后一次通话是在2月3日中午,在这次通话中,丈夫已透露出自己身体不适的信号。

“他打电话问我早晨的包子是什么馅,说自己吃过之后一直不好受,想吐吐不出来。”

过去的5年间,自丈夫成为一名保安队员以来,孙冬梅早已经习惯了他的早出晚归。

在丈夫去世的这天早晨,她像往前一样早早起床,为一家人准备早餐。

因为这天早晨全家人都是吃的包子,对于丈夫的上述来电孙冬梅也并未在意,这也让她一直在埋怨自己的粗心。

“现在想想真是后悔,我应该劝他到医院找大夫看下,如果当时垫上这句话,他可能就不会有事。”

2月3日下午5点左右,孙冬梅的手机上再次显示出丈夫的电话号码,但手机的另一端不是丈夫,而是医院的大夫。

“医生问我是否是机主的家属,我说是,医生让我赶紧来医院,说机主是被120救护车送来的,目前正在抢救,情况危急。”

孙冬梅挂了电话便往医院跑,但还是晚了。

“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倒在了从单位回家的路上,由好心的路人发现并拨打了120,但被送到医院时人已经不行了。”

造化弄人。

孙冬梅清晰地记着,就在出事的当天早晨,丈夫还与自己商议过疫情过后回迁新居的计划,憧憬着他们一家三口未来的美好生活。

3年前,这个特殊的双下岗职工家庭迎来了生活的重大转机,他们原本居住的小区被列为老旧小区改造范围,意外地收获了一套全新的三居室,一家人对此亦甚是心宽。

“他总是说,等回迁后要将家中布置成怎样怎样,为此,这几年他在工作上格外拼,回迁住新房可谓是我们全家人的希望。”

 

工作上的好领导,生活上的好大哥,站在抗“疫”前线的保安队员

 

去世前还在忙碌于疫情防控工作

疫情发生后,公安机关迅速组织各级保安力量开展疫情防控联防联控工作,此时,在淄博市妇幼保健医院(东院区)工作的廉光民不仅仅是一名保安队员,他和医务人员、公安民警、防疫人员一样,是一名战斗在抗“疫”前线的战士。

廉光民除了统筹安排好手下18名队员的巡查、门控、秩序维护和消防巡检等工作,在眼下这个非常时期,他还要做好所有队员的防护保障工作。

“在疫情防控行动中,他带领全体队员,认真开展张店公安分局组织的联防联控工作。他是我们工作上的好领导,生活上的好大哥,事情发生得太突然,让人难以接受。”

同事丁宗岗清晰地记着,2月3日下午4点,正在医院带队搬运防疫物资的廉光民突然和大伙说自己的身体有些不舒服。队员们听闻纷纷劝他赶紧回家,因为包括丁宗岗在内的每一名保安队员的心里都十分清楚,廉光民身体所出现的不适实则与连日来突增的工作量有关。

 

 

同事丁宗岗在讲述廉光民前生的工作点滴

 

自1月22日开始,廉光民连续工作在岗位上,一直没有休息。1月25日,接到抗“疫”通知后,他和队员们天天处于高负荷的工作状态。

“在公安机关的指导下,保安队员的业务素质和思想觉悟都非常高。疫情发生后,我们这些保安人员主动向在一线的公安民警、医务人员对标看齐,加班加点地忙于疫情防控工作。”淄博市妇幼保健院杏园院区保卫消防科副科长黄有武回忆,夜班期间,每当医院的安保工作缺少人手,廉光民都会第一时间返回医院,而他之所以总是自己顶上前来,只是希望他的队员能够好好地在家睡上一觉。

 

 

淄博市妇幼保健院杏园院区保卫消防科副科长黄有武在讲述廉光民前生的工作点滴

 

这也正如淄博市张店保安服务公司副总经理高平山所说,在抗击疫情的这段时间里,整个张店区共有3300多名保安队员身处抗“疫”前线,从医院到车站、从商超到学校,几乎所有公共场所都有保安队员的身影,他们已然成为淄博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一道屏障。

因公殉职的廉光民,只是这些抗“疫”英雄中的一员。


除夕夜里的社区卫士
宿州市公安局指导各级保安监管部门及保安从业单位开展疫情防控工作

连续奋战13天,他倒在了抗“疫”一线

来源;淄博市张店区公安局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